•  

    “他听音乐时的敏锐、世故如一个老作家面对生活,他年轻时能从那么抽象的世界里听出那么多人性里复杂的东西,但是从不将这些细腻的触觉用于对付生活。
    他唯一将音乐融会于社会的评价是:音乐是永恒的,不管在什么时代。”

    ……

    “从前我常常担心如果我的耳朵聋了怎么办,当时我宁愿眼睛瞎,也要保住耳朵,但是现在反过来。
    但我不会再听音乐了——除了太花时间,这还因为,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听的气氛了,这个世界是个乱世,大事不断发生,不能不去了解它,大家都在艰难地生活,我不能独自享受音乐……”

    From 辛丰年-“现在我想听他们的嗓音胜于音乐